哇!繁體版
当前位置:首页 > 玄幻魔法 > 巫师自远方来
加入书架|投推荐票|错误举报|txt全集下载

第八十章 不意外的客人(下)

    昏暗的夜幕下,那个披着斗篷的身影朝三人走来;他的斗篷和甲胄都残破不堪,右臂只有空荡荡的半个袖子,头发凌乱,面色饥黄…只有一双眼睛,在黑夜中依炯炯有神,璀璨如星辰。

    男人的身上仅仅挂着一柄尘封的旧剑,但紧攥着剑柄的左手和鞘中露出的杀气,都在无声的警告着所有人,它…有多锋利。

    震惊的矮人猛地转身,却惊愕的发现拜恩公爵和那个灰瞳少年脸上没有半点紧张,反而还露出了一副“果然是他”的表情。

    那个身影就这么站在三人面前。

    “你看起来一点儿也不惊讶,是么。”

    誓约骑士瞥了一眼黑发巫师,声音有些嘶哑:“所以…你已经知道了?”

    “之前还不确定,但看见您基本上就十拿九稳了。”抱着肩膀,洛伦淡然的笑了笑:“不过您怎么会在这儿,我记得您临走前说要去云巅峰来着。”

    “至高王以为我想在他的王庭传教,就把我赶出来了。”誓言骑士毫不讳言,目光瞥向远处的攻城阵地:

    “来的时候看到了拜恩的军队,本想直接去军营;正好碰见你和你身旁这两位,于是就一路跟到了这里。”

    所以说…他跟了一路,自己还半点反应没有?

    不光是路斯恩和矮人鲍利斯,连黑发巫师也是一阵毛骨悚然…这位誓言骑士大人,实力可真是越来越深不可测了。

    记得在断界山要塞的时候,他还完全不懂得如何隐藏自己的行踪,现在却已经可以在自己不使用“精神视界”和“超越感知”的前提下,让自己丝毫察觉不到了。

    “嗯,还没恭喜你呢,洛伦·都灵公爵阁下。”誓言骑士淡然道:“从一个小小的巫师成为了拜恩公爵,想必很有成就感吧?”

    洛伦表情一僵,嘴角下意识的扯了扯。

    “那、那是个意外!对,意外。”四目对视下,仿佛从头到脚被扒个干净的洛伦紧张的口不择言:“事出有因…总之,不是我干的,更不是我自愿的。”

    冷漠的誓言骑士一声不吭,仿佛已经看穿了他的心思。

    长长叹了口气,洛伦让开了身后的洞口,为还不认识的两个人相互介绍:“这位是鲍利斯·米哈伊洛,我们的朋友兼向导——他可以带我们穿过地底坑道,进入银盔山要塞。”

    “这位是…呃,萨克兰帝国教会的誓言骑士,最后一位‘誓言之剑’,持剑传教之人;虔诚,而且实力超凡。”

    “云岭王国的子民不信仰任何宗教,秩序才能带给我们力量。”矮人鲍利斯冷漠的开口道,但还是主动伸出了右手:

    “信仰,是懦弱之辈沉湎麻醉的无用之物;将希望寄托于一个金银锻造的雕塑,简直可笑到了极点!”

    话音落下,洛伦和灰瞳少年几乎同时瞪大眼睛,紧张的盯着誓言骑士握剑的手。

    但那只手,纹丝未动。

    誓言骑士微微颔首,用右手握住了矮人的粗糙的手掌:“失去信仰之人,等于失去救赎;没有敬畏,则更没有感恩,意味今世一切皆为无用功。”

    一个持剑传教士和一个矮人掌旗官,各自说着针锋相对的话,却依旧不影响他们表面的和平,互相点头示意。

    “全都做好准备,记得跟紧。”闷声闷气的鲍利斯转过身去:“我没走过的地方不要走,我没碰过的地方不要碰。”

    说完,他就率先走进了山洞,五头身的背影消失在了漆黑的洞口。

    黑发巫师惊愕的瞥了誓言骑士一眼。

    “离开拜恩的时候,有个年轻的教士教了我很多东西,受益良多。”察觉到洛伦的表情,誓言骑士淡然说道:

    “他说不信神的人就像执拗,不懂得感恩父母的孩子——你应当告诉他什么是正确的,但强迫的说教,只会让他与父母的裂痕更甚。”

    “在他们顿悟之前,我们应该尊重和保护这些尚未成长的孩子,因为父母之爱是不计回报的…圣十字,亦是如此,不信神的人也该在天国拥有一席之地。”

    说到这儿,誓言骑士还难得的微微勾了勾嘴角:“像洛伦·都灵你…丝毫没有信仰之人,不也在对抗着圣十字的敌人吗?”

    这话怎么听得那么耳熟?

    不等皱着眉头的洛伦开口询问,誓言骑士就拍拍他的肩膀,先行一步走进了山洞。

    “洛伦大人?”

    身后的灰瞳少年上前一步,小心翼翼的试探着开口道。

    “走吧。”洛伦默默回首的看向山洞的方向,意味深长的开口道:

    “天色已经很晚,时间不多了。”

    “遵命。”

    路斯恩郑重其事的点点头,一如既往的执行着黑发巫师的命令,紧随其后走进了漆黑的山洞。

    山洞中一片漆黑,而且阴冷刺骨。

    尽管一行人有火把和萤石灯,但这点光线并不足以照亮所有地方;狭窄而封闭的黑暗空间不仅会令人感到沉闷而紧张,还会失去对方向的判断。

    更重要的,是会失去对时间的判断力。

    “话说…既然我们都有萤石灯了,为什么还要带火把?”

    也许是因为太沉闷,走在最后的灰瞳少年忍不住开口道:“万一遇到敌人,难道还得一手举着火把一手拔剑迎战吗?”

    “萤石灯是你们帝国人的小玩意儿,谁知道会不会坏。”

    走在最前面的矮人闷声闷气的回答他:“云岭王国的子民下矿井带火把,也不仅仅是为了点亮,还是为了保命。”

    “保命?”

    “对,保命。”矮人头也不回,沉闷的声音在岩洞中回荡,显得阴森森的:

    “要是你的火把灭了,你就会知道下面的路可不好走;

    要是你的火把突然变亮,你就会知道是该熄了火把,摸黑走的时候了。”

    被他嗓音吓到的路斯恩打了个哆嗦,死死盯着手中的火把,继续前行。

    一行人只能凭仅有的光线来判断眼前的路,在狭窄的路径当中,紧跟着矮人的身影艰难穿梭着。

    显然这个洞穴在塌陷的时候,并没有考虑到矮人之外的“非五头身”体格该怎么办,而矮人们也从来没有扩建的打算,三个人几乎不停的在坑坑洼洼的岩洞中磕磕撞撞。

    越是向深处走,道路就越是艰难,方向就越是迷离,难以揣度——到最后,洛伦也只能凭经验判断,他们大概已经走了一刻钟左右,并且始终在朝下走。

    至于具体的方向…早在一刻钟前就已经分不清了。

    又过了一刻钟,也许是两刻钟…在洛伦一行人察觉到时间流逝之前,先感觉到的是脚下的地面和之前的岩洞变得不一样了。

    不仅仅是平坦了许多,而且变得更加光滑,也更加冰冷…是透过靴子底都能感觉到的阴冷;头顶的空间也宽阔了许多,至少不再令人感到压抑了。

    隐隐约约的,洛伦突然想起了之前埃博登和帝都时的下水道;倒不是因为脚下的石板,而是它们的构造,都莫名的类似。

    不是类似,而是简直就是一模一样…漆黑的瞳孔望向眼前那面“酷似”入口的巨大石洞,斑驳而破旧的墙壁上还能看到因为两侧梁柱崩裂掉落的砖石。

    一旁的路斯恩和誓言骑士似乎只是好奇的四下打探,似乎对这样一座巨大的地下建筑感到不可思议。

    只见矮人走到破裂的墙壁前,再三确认了几根裸露出来的支撑柱后,才缓缓转过身来;熊熊燃烧的火把,只照亮了他半张脸:

    “诸位,请进吧…云岭王国最古老的坑道,秘银诞生的地方!”
分享到:
←←←←先点击左边分享图标再点击下载按钮即可免积分下载。。
Back to Top
自动
滚屏
速:-